凌宗伟:从学徒工到教书匠(一)

发布时间:2016-01-13 12:07:27
凌宗伟:从学徒工到教书匠(一)

  我今年57周岁了,三十多年的教育经历告诉我:一个教师的职业生命,大概需要经历从学徒工到教书匠的过程。这当中,我的体会是:不谦卑地学徒,就难以出师,不潜心修炼,就不可能成为技艺精湛的匠人。

  研究教材和学生是教书匠的基本功

  

  想成为教书匠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没有扎实的基本功,是不行的。教书匠最基本的功夫就是要研究教材、研究学生。

  恢复复高考那年我被我们县教师进修学校的中师班录取了。刚恢复办学,没有教材,只有老师编的讲义,我们的古文老师和古汉语老师这对夫妇很喜欢我,他们一旦在刊物上发现了什么资料,尤其是古汉语方面的,就会给我看,就这样,我养成了抄书的习惯。十个月的中师,我抄录的资料超过了一尺高,在以后参加高师函授的时候,两个半小时的古汉语考试,我只考了半个小时。哪个例句在书上的哪一页,第几行,我都知道得清清楚楚,这读书、抄书的习惯,为我后来做教师奠定了基础。

  在做实习教师十个月和做教师的最初几年,我对自己的要求是教材必须研究透了,教案必须背得滚瓜烂熟,进教室,不带备课笔记,就一本教材、三支粉笔。上文言文教材都不带,课文也是背熟了的,我就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个技艺高超一点的“教书匠”。现在回想起来,背教材,背教案也是一个老师走向成熟的重要一步。现在的教师麻烦在哪?在不能独立备课,不能独立命题,做教师的已经无所谓专业技能了。教师的最基本的专业技能不就是独立研究教材,独立编写教案,独立编写试卷吗?现如今那些学生聚会,他们印象最深的就是,凌老师上语文课是不看教材、不读教案的,也是基本不布置课外作业的。

  

  关于研究教材,我曾写过《还是要研究教材》、《语文教师要有“硬读”的功夫》等文章,我坚信如果一个教师坚持独立研究教材,独立备课,独立命制试卷三到五年,十年八年以后,是一定可以会成为一个合格的教书匠,也可能成为一个能独立思考和认识的教师。

  想成为教书匠,光研究教材是远不够的,还要研究学生,因为所有的教,都是为了学生的学。西方学者唐纳森在《大脑的发育》中提到:“在儿童生长发育中,在身体和心智方面,都是不平衡的。因为生长从来不是一般的,而是有时在这一点上突出,有时在另一点上突出。各种教育方法,对天赋能力的巨大差异,必须认识到生长中自然的不平衡的能动价值,并能利用这种不平衡性,宁有参差不齐的不规则性,不要一刀切。”

  所以蒙台梭利强调教育要尽可能地了解“童年的秘密”。“课堂”确有无穷的韵意,它的发展更是无法预测的。课堂中那些知识、技能、价值观,从更人性的立场看,不是教师“教”出的,而是学生“悟”出来的。只有学生通过自己的感官、心灵去体悟,得到的,才是他们自己的东西。比如,冰心写的“墙角的花”,我们认为它孤芳自赏,有学生则认为它信心满满,独立自强;我们认为孔乙己是迂腐的,有学生则觉得他是值得同情的;我们觉得“神的一滴”是关乎自然的,有学生觉得不仅如此,还有生命和心境……作为教师,你没有学生视角,你就不可能在学生立场理解他们的见解。





上一篇:2016年中科大少创班报名你问我答十五问-搜狐教育
下一篇:量身定制科技馆之旅 学校可按“菜单”点课程--教

随机推荐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