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路者严浩

发布时间:2021-03-15 16:48:47
造路者严浩

在严浩的前25年创业生涯中,他在日本为新药研发造路,成为CRO行业开拓者;现在,他要为联结起中日两国健康产业造路,25年后,他要再次续写传奇。

2017年11月9日,严浩被已创刊64年的日本顶级经济类杂志《财界》授予2017年年度“经营者奖”。在该奖项的5位获奖者中,他是唯一一位非日本本土企业家,同时,他也成为第一位获得该奖项的留日中国企业家。

严浩创立的EPS集团是日本CRO行业的拓荒者。他1979年考入天津大学,1981年作为第二批中国政府公派留学生留日学习。从国立山梨大学毕业后,他于1988年进入东京大学继续深造,攻读医学统计专业博士研究生,同时从事医药临床试验相关研究。

彼时,日本的CRO行业正处于萌芽期,严浩的导师恰好正是日本国内在该行业为数不多的权威专家。3年的专业知识培训,加之期间以面向制药公司的软件开发工作来勤工俭学,接触到与CRO实际业务的操作,赚钱,1991年5月在博士三年级在学时,严浩决定自己创业,成立提供医药专业临床数据处理服务的EPS公司。当时谁也没有想过,EPS现如今会发展成为一家拥有员工5000名、年营业额达6亿美元、占据日本临床试验外包市场超20%市场份额的龙头型集团公司。

2001年,EPS登陆日本创业板,5年后在日本主板市场东证一部上市。华人在海外创业登陆当地主板市场的并不多见,这又是对EPS企业价值和严浩的领导能力的力证。除了在日本CRO行业打下的江山,严浩同时也肩负着日本中华总商会会长之重任,成为中日商界交流的重要纽带人物。

亮眼的商业成绩和多角色的人物标签,是在日本修学、创业和生活35年之后,凝聚在严浩身上的特质。

1、造路

EPS创立之初,业务集中在帮助制药企业开发用于临床试验的统计解析软件。但严浩很快意识到,仅靠这个业务并不能保证公司做大做强。随后,EPS的业务范围开始扩展到临床试验环节。在公司起步之时,严浩就决定抛开国籍、文化差异等因素,做一家“在日本的CRO公司”。

虽然当时公司几乎全是中国人,但在办公室中,他要求大家尽可能使用日语,减少文化差异,积极适应当地环境。在招待友人的饭桌上,严浩与人交流时会不自觉地冒出几个属于北方方言的词语,却又带着一丝乡音。转而,又与日籍来客用日语相谈甚欢。中日双语、双文化之间,严浩可以无缝转换,他称自己是“文化混血儿”。

回忆创业之初的情景,创始团队中的两位成员余焕然、许平分别用“很有激情”、“敢做敢当”形容当时的严浩。并且,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至今”。

1994年,刚成立三年的EPS就遇到了一个不小的挑战。因为独有的数据处理和计算机技术,EPS通过竞标成功拿到日本厚生省的委托权,为三共制药(现为第一三共)开发的某知名高脂血治疗药进行一项大规模的售后临床试验。让严浩没有想到的是,这项试验所消耗的时间竟然有10年之久,不过他依旧接下了这个项目。也是在这个过程中,EPS逐渐将综合支持临床试验的业务架构完善了起来,也收获了越来越多的口碑和客户。

多年行业经验的积累,严浩将CRO等专业服务形容为医药产业发展造路:“药企就像行驶的车辆,作为CRO服务提供者,EPS是造路者。”在这个过程中,如何将专业服务产品化,如何让团队更好组织化,是严浩一直以来思考和试图解决的问题。

严浩在实践中感受到,当完成了某个临床试验项目,统计分析、数据管理的经验也随之被抛弃,无法形成体系,而如果将数据管理体系标准化,可持续复制到各个项目中,就能够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做好专业服务产品化的同时,组织和团队建设也对公司的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严浩认为,团队要形成核心的价值观,想清楚公司存在的意义。EPS在实践过程中逐步形成了“以客为先、以商为轴、以人为本”的经营理念。

益新集团资深副总裁、益普思(支援)事业部CEO夏向明这么评价严浩其人:“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用最简单的语言讲明白一件事,这是我认为他最厉害的地方。”EPS专业服务产品化、团队组织化的思考和实践正是他这一特质的体现。E药经理人在采访期间还了解到,哪怕是公司墙面上一块小小的公告板,内容过于复杂不清晰的,严浩都会提出修改意见进行调整,尽量达到最简单化。

2、掌舵

借助EPS登陆日本创业板的契机,在上市之前,严浩开始考虑试水中国本土市场。1999年,EPS进入中国,做一些临床试验的软件开发业务,2001年,EPS成立了上海日新医药发展有限公司,正式开启了面向日本制药企业的在华CRO业务。然而,当时拓展中国市场并未成为EPS整个集团层面的战略性布局,并且客观上,中国市场CRO行业的发展规模相对于较为成熟的日本市场还有很大差距,自EPS进入中国的近10年间,中国市场的经营仅维持在收支平衡、年营收3000万元的状态。

2008年起,随着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严浩也下定了决心,将开拓中国市场上升到战略高度:“我当时判断,可能在中国完全做专业服务还为时尚早,需要结合产品来进行。”随之,EPS在华的地区总部益新(中国)在苏州工业园区正式设立。

曾经端茶倒水、拷贝文件等事必躬亲的严浩,为了新的战略转型调整了EPS的管理结构,并决定亲自掌舵益新集团,身兼益新和EPS的领导职位。调整一年后,益新相继开闸进口药、仿制药和新药的销售开发,同时也启动了临床数据处理业务。

进一步的业务扩展后,严浩审时度势,建立连接中日健康产业的“商社模式”在他的脑海中逐渐成型。一方面,中国医药行业创新氛围越来越强,行业规范越来越严,很多本土医药企业对引进日本的医药产品、技术服务有强烈需求;另一方面,一些国际化能力尚缺乏的日本医药企业也迫切想打入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医药市场,寻找更多可能。此外,由严浩担任会长的日本中华总商会等围绕在他身边的华商资源也是不可忽视的强大优势。基于EPS以及严浩前期积累的优势判断,整合资源、资金、物流等多方面的商社模式,对益新未尝不是一种新的突破口。

通过与严浩的同事或朋友的交谈不难发现,他是一位极其热爱工作和事业的企业家,同时也是个交际广泛的社会活动家。

严浩大部分的时间用于处理各种公务,忙碌之余,他会和两三友人相约去打高尔夫球,“强迫自己停下来”。而这个目前严浩唯一可以称之为业余休闲的活动,还要追溯到12年前。在EPS一年一度的高尔夫球比赛中,原本对这项运动没什么兴趣的严浩趁着酒兴挥了几杆,没想到此后便一发不可收拾。深入了解发现,中日医药行业的企业家、艺术界人士、IT专家、金融专家······严浩的朋友圈几乎遍及各行各业,其中亦商亦友。

未来五年,是EPS包括益新的又一重要发展规划阶段。在这一阶段,严浩期望益新产品销售可达2亿美元,并乘着“一带一路”的政策之风向华商聚集的东南亚以及其他国家拓展业务。

现在,严浩想的最多的一个问题是:EPS究竟要成为什么样的企业?他目前的答案是:把EPS当作自己的一件作品来雕琢,需要明确存在的意义。为了寻找这一答案,严浩邀请了共计100多位EPS的新老员工,甚至包括退休者和应届毕业生,来讨论“你希望EPS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企业?”还向他们抛出了这两个问题:“你认为企业究竟是属于谁的?”、“应当遵循个人主义还是集体主义?”

最后汇总大家观点得出的结论和严浩思考的答案基本一致:企业属于股东,但也更应该让它属于员工,并应当提倡包含现代管理理念和方法的集体主义。

严浩身上有着60年代佼佼者的共同气质:他们对祖国和故乡有一种浓厚而又朴素情怀,当历史的机遇来临时,他们一跃而起,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和勤奋,迸发出惊人的力量。中国医药市场正在迎来新的历史机遇,而严浩已经做好准备。可以预见,他将带领EPS和益新集团继续乘风破浪。